城阳有古国 名人故事多——乘地铁1号线 寻文化之旅

2021-11-28 17:52 大众报业·半岛网阅读 (52527) 扫描到手机

□半岛全媒体首席记者 张文艳

地铁1号线全线开通在即,每一次停顿,或是乘客的归途,或是乘坐的起点。

在上下之间,行人匆匆,可能未曾注意过车站背后的故事。于是,半岛全媒体记者登上地铁,与时光并行,探索每一站所在地的历史由来、名人典故,让乘车之行成为文化之旅。

本期,我们来到城阳,从地铁1号线的东郭庄开启,讲述村庄移民来历,以及正阳中路附近的城子遗址旧迹,这片古老的土地上,曾有一座繁华的不其(fuji)城,于是,半岛全媒体记者采访了城阳历史研究专家们,请他们还原城阳和城子遗址以及不其城的历史故事。

不其由来

菜地惊现古遗址

部落古国与图腾

在明黄色的车厢里,一路向前,车停在了东郭庄站。

出了地铁口,是西郭庄社区,隔壁便是东郭庄社区。东郭庄,是城阳的社区,曾经是一个移民村。据赵氏祖谱载:明永乐二年,赵氏高祖赵仪自青州府窑沟疃来胶州小麻湾,后来移居到不其城北古庙宇旁建村,定村名古庙头。清康熙年间,赵氏八世孙横祖率五子由古庙头东迁至一郭楼附近立村,名郭庄。后分为两村,以东西命名。

地铁的建设,给这片土地带来了便捷,因此开发也在进行中。相信不久,一座座高楼大厦将拔地而起。

在城阳,地铁途经东郭庄、沟岔、农业大学、正阳中路、小寨子、凤岗路、流亭和仙家寨。

从正阳中路下车,骑行站外的自行车,沿路西行500多米,在黑龙江北路交叉口旁,就是城子遗址。如今,这是一隅的小公园,绿地之上,青松挺立,起伏的地势,向来人展示遗址的脉络。

城阳区首批党史地方史志专家组成员邵为民先生说,此处原为古不其城的东北角,地势较高,俗称“东城顶”。遗址北临墨水河,西与胶州湾相望,东西长约250米,南北宽约200米,总面积有近50000平方米。除龙山文化遗址外,还有商、周、汉代文化遗址。

那是1963年春天,一支科考队在一片菜地考察时,意外采集到大量的新石器时代珍贵文物:石器、骨器、陶器、蚌器等。出土的石器锋利磨光,制作精细。陶器胎质坚硬,造型优美,以灰陶、黑陶为主,红陶次之。经专家确认:该遗址为龙山文化遗址,距今有4000多年的历史。这一发现令世人震惊,1977年被列为山东省文物保护单位,是城阳域内首个被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的文化遗址。

“城阳域内龙山文化遗址共有4处,分别是李家宅子头龙山文化遗址、城子龙山文化遗址、半仟子龙山文化遗址和冷家沙沟龙山文化遗址,主要分布于白沙河沿岸。出土的文物主要有石器、陶器、骨器、蚌器等。其中,1952年3月发现的李家宅子头龙山文化遗址是在青岛市郊区首次发现的原始社会晚期遗址”,城阳区党史研究中心编研科曾范军科长说。

城子一带,临近胶州湾,北有墨水河,南有白沙河从此入海。这块冲积平原上水草丰美,气候宜人,自古就是先民的理想居住地。又因渔盐之利、交通之便,商贾往来,经济发达,在春秋时期就形成了一定规模的人口聚居中心。城阳古称“不其”(fuji)。这个名字透露出一种神秘的色彩,为什么以此为名呢?起源的说法不一。一种说法是起源于两个部落,著名考古学家王献唐在《炎黄氏族文化考》一文中称,原始社会末期,在不其山周围生活着“不(fu)族”和“其(ji)族”两个部落,山则以二族得名(不其山即今铁骑山);另一种说法是它起源于一个古老的方国。在远古时期,山东半岛为莱夷的属地。莱夷之中,又有“其”族一支。到了商周之际,“其”发展为山东半岛周围的一个古老方国,它的国名叫作“其”。谭其骧教授1962年在上海史学年会报告中说:古代我国东北海滨沿海一带居住着发音“不其”、“不夜”、“不而”的民族,故其地以此得名。

还有一个有趣的说法。古城阳地域的“不族”和“其族”作为东夷族的一支,是以飞鸟作为图腾崇拜的。从古代文字中“不”和“其”字的写法来看,这两个字本身就极像飞鸟的形状。“时至今日,在城阳区有些乡村仍残留着鸟图腾崇拜的遗风。例如:媳妇生孩子后,女婿要到岳父母家报喜。报喜时需带上一公一母两只鸡,如果生了男孩儿,就在公鸡翅膀上系一条红布条;若生的是女孩儿,就在母鸡的翅膀上系一条红布条。女婿无需言明,岳父母一看红布条就知道生的孩子是男是女了。因为鸡为驯养的鸟类演化而来,与鸟同属禽类,以鸡代鸟这种沿袭下来的习俗也就合乎情理了”,曾范军科长说。

城阳传说

秦皇赐名为城阳?

不其建城秦汉时

公元前219年,秦始皇巡游到不其城的南边时,发现这里景色秀丽如画,秦始皇赞不绝口,便问随行的不其县令“这里叫什么名字?”不其县令回答:“回皇上,此地还没有地名,它地处不其城的南城顶,请皇上赐名。”秦始皇略一沉吟说道:“南城顶,城之南,南为阳,城之南即城之阳,可叫城阳。”

这是城阳名称由来的传说,当然,这一传说一直存在着争议。“传说里糅杂着很多老百姓的臆想,因为秦始皇巡游琅琊派徐福东渡求仙的故事路人皆知,所以臆想出秦始皇来过不其城也就不足为奇。秦始皇是否来过不其也是于史无据的,其实‘城阳’这个地名到了明代才出现,并延续至今”,邵为民先生说。

春秋战国时期,这里属齐国的即墨邑。在秦以前这里是没有“县”这级行政建制的,我们所说的不其城是指不其县的县城。这座县城被现代学者称为秦汉名城,在《城阳区志》上说是始于秦朝,而《即墨县志》却说是建于汉初。那么,它到底是建于秦朝还是建于汉代呢?邵为民先生说,对此,历史学家们是有争议的。一种说法是不其城始建于秦代。他们认为:秦统一六国后,秦始皇采纳李斯的主张,实行郡县制,将天下分为36个郡,郡下设县。在胶州湾西岸设琅琊郡,并于公元前221年置不其县,始建不其城,不其县隶属于琅琊郡。历史学家们还以国史《汉书·地理志》为佐证,说《汉书·地理志》中有“不其县,秦建,属琅琊郡”的记载。

另一说法是西汉,这个说法是有史料支持的。《汉书·地理志》载:“不其,有太一、仙人祠九所及明堂,武帝所起。”《太平寰宇记》载:“不其城,汉置,古城约周十余里。”明万历七年(1579年)刊《莱州府志》及清同治十二年(1873年)刊《即墨县志》均载:“不其城,县(即墨)西南二十七里,故址犹存。汉置县。”

为何有两个时间,邵为民说,秦朝在历史上存续的时间真的是太短了,从公元前221年统一全国到公元前206年灭亡,可以说是昙花一现的15年,“也有可能,不其城真的建于秦朝,只不过秦的国祚太短了,还没来得及记于史籍就灭亡了。汉朝于公元前202年立国,自此中国进入了又一个历史时期。汉初立国,古即墨(在今平度古岘大朱毛村)的主体部分设为胶东国,而其东南部滨海的不其与皋虞两地单独设县,属琅琊郡。自此始,苍茫的不其地进入了有独立建置的历史轨道”。

自此,选址于今城阳街道的城阳、城子与寺西3个村落的围合地带的高规格城市——不其城真正诞生于古老的土地之上。此后的近800年中,历经西汉、东汉、魏晋南北朝、废于隋朝开皇十六年(596年并于即墨),不其城是作为胶东半岛的一个历史中心而存在的,进入了新的历史序列。

悲喜往事

汉武东巡不其城

伏后遭难灭九族

帝王将相的故事继续讲述。跟秦始皇时期相同,汉武帝的巡幸也给这里的经济打上了一剂强心针。

在汉高祖刘邦推行郡县制时,还分封了7名功臣降将,建立了燕、韩、赵、楚、淮南、梁、长沙7个异姓王国;还分封张良、萧何等140余位功臣为彻侯(武帝时为避讳改称列侯),建立侯国,地位与县相当,但直属中央。随着汉室江山的稳固,第二年,刘邦便着手逐个翦除异姓王,分封同姓王。12年间,除长沙王吴芮因弱小而保存外,其他异姓王国全部被除。公元前195年请吕后及诸大臣杀白马而盟,立下“非刘氏不封王”的誓约。然而,刘邦死后,惠帝刘盈即位,因其昏聩无能,7年后吕后篡汉。吕后在位8年,大肆分封吕氏。《汉书·外戚恩泽表》中记载:“孝惠二年侯则嗣七年有罪免则弟种高后元年四月乙酉封奉吕宣王国七年更为不其侯八年反诛。”种,即吕种,为高后吕雉的兄长吕释之的儿子。吕后篡汉后,大肆分封吕氏为王,其中追封其父吕文为吕宣王,在其父封地封侄子吕种为沛侯。高后七年(前181),吕种被改封为不其侯,这是目前有史可查的关于不其侯的最早的记载,也是目前有史可查的不其作为行政建制最早出现在史册中。高后八年,吕雉病故,诸吕作乱,被陈平、周勃、灌婴等率军迅速剿灭,吕种也在这次吕氏叛乱中受到牵连被杀。

经过初期的休养生息和文景之治,西汉的国力空前强大。根据《城阳史话》记载,公元前93年4月,汉武帝决定到不其县一探究竟。

消息一出,大小官吏顿时忙做一团。为了讨好皇帝,他们将不其县衙东迁,在原址上大兴土木,改建为武帝驻跸行宫。一支庞大的皇家船队从琅琊港出发,浩浩荡荡地向不其逶迤而来。汉武帝来到后,“夏四月,幸不其,祀神人于交门宫,若有乡坐拜者,作《交门之歌》”,交门宫是汉京畿之地以外绝无仅有的国家宫殿,可见皇帝对不其的重视。汉武帝还在女姑山建太乙仙人祠九所,并建明堂,热闹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此时不其县的平民百姓生活富足,“是不其县的鼎盛时期,不其地广人稀,生活条件优越”,而当时的青岛市区一带是“一片荒凉,没有人烟”的。

根据《城阳史话》记载,之后曾经有多个侯爵出现:汉成帝绥和元年(公元前8年),封大司空何武为泛乡侯,食邑千户。

东汉时期,光武帝刘秀于建武六年(30)封大司徒伏湛为不其侯,食邑3600户,成为不其县最大的侯爵。建武十三年,伏湛应诏出仕,未及就位,因宴请宾客中暑,不幸去世。伏湛死后,依次有伏翕、伏光、伏晨、伏无忌、伏质、伏完、伏典世袭爵位,共历8代,历时185年之久,成为在不其县境内世袭侯爵年代最长的家族。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悲剧,让伏氏家族在不其遭到灭族之灾。

东汉末年,社会动乱,权臣当道,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迁都许昌。汉献帝在许昌,只是空守着个皇帝的位子,连皇宫的守卫和内部的侍从人员,都是曹操的党羽亲信。身为皇帝,他当然不甘于做傀儡。思量再三,写好密诏,让车骑将军董承于衣带中藏好带出,命令宗室刘备等密谋除去曹操。结果董承事败被杀。曹操的残暴,使汉献帝和伏皇后感到震惊,于是伏寿写信给她的父亲伏完,嘱咐父亲先发制人,铲除曹操。可惜的是,伏皇后的信如石沉大海,伏完直至建安十四年(公元209年)去世都未敢有丝毫行动。

伏完死后由子伏典嗣不其候。

密信最终败露,曹操命令献帝废除伏皇后,在宫中的夹墙拖出藏匿的伏皇后。伏皇后披头散发赤着脚被兵士押出,她向献帝哭诉:“你就不能为我求个活命吗?”献帝叹了一口气说:“我也不知道自己的生命何时终了呢!”并回过头来对郗虑说:“郗公!天下哪有这个道理啊!”郗虑等人并不理睬献帝,将伏皇后关进监狱里,幽闭而死。曹操岂能善罢甘休?伏皇后生的两个儿子,也被毒死,此事也牵连了她的整个家族,不其城伏氏宗族被处死100多人,从此城阳无伏姓。

在不其城旧地,1958年曾出土一块东汉墓碑,上面就详细记述了此事。这次历史事件,著名的古典小说《三国演义》专门以“伏后为国捐生”一节故事进行编写。《后汉书》称,不其侯国伏湛家族“世传经学,清静无竞,故东洲号为‘伏不斗’云。”即使如此,在尔虞我诈的社会里,最后仍遭诛灭九族的下场。

伏氏家族的命运为不其历史注入一抹血色黄昏,在苍凉的海平线上回荡。

之后,战乱频仍,不其“城头变幻大王旗”。后为长广郡治,属青州,直至北齐天保七年(公元556年)被废除。废除前的不其已经不再是汉朝时期的繁荣景象,清朝张文润曾作《不其怀古》一诗:

宫罗散兮野草肥,宫垣没兮野风透,

宫缤去兮野鸟鸣,宫基平兮野兽走。

隋朝统一中国后,隋文帝曾于公元596年复置不其县,但当年便废除,将其并入即墨县。不其县几经繁荣,几度没落,最终消失在历史长河中。

不过,城阳并没有把它忘记,半岛全媒体记者在城阳村的批发市场,发现这里有一家超市缀名“不其路超市”,城阳火车站附近,有一条小路,就叫不其路。

人杰地灵

郑玄法显与童恢

不其史籍永留名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城阳地域自古就是名人辈出、人杰地灵的地方,不其山的环境优越,来这里的名人志士当然也就非常多。

荒山书院有人耕,不记山名与县名。

为问黄巾满天下,可能容得郑康成。

这是明清之际著名的思想家、学者顾炎武到城阳铁骑山下康成书院时写下的《不其山》七绝诗。诗中提到的康成书院就坐落在不其山东麓的书院村。郑康成名郑玄,是“东汉经学家”,在外游学十几年,“学徒相随已百千人”,三国时的名士崔琰、王经等人皆为其门下。邵为民先生说,郑玄曾两度来到不其山讲经布学,第一次发生于167年,郑玄自西游学回到青州高密故土之后,“家贫,客耕东莱,学徒相随已数百千人”。而东莱,根据推断,就是在崂山和不其山之间,因此,第二次避祸,他才能首先想到有好友所在的不其。公元188年,黄巾军占领青州,正在青州的郑玄和崔琰等再次避于不其山下,设帐筑庐授徒讲学约一年,后人将郑玄授徒处称为康成书院。《城阳史话》中记载,郑玄在不其山下教学时,来此求学者成千上万,郑玄常带领他们学习和演练古代的各种礼仪,现在的“演礼村”,也是因为郑玄教弟子演习周礼而得名,“书院村”“书院水库”也均以此而命名。康成书院附近曾生长一种草,隆冬亦青,叶长尺许,平行脉,极富韧性,传说为当年郑玄用此草捆绑书籍,后人雅称为“书带草”,或“康成书带”。另外,在此地还零散生长一种乔木,只是其叶脉网络宛如圆长多变的篆纹,郑玄誉之“篆叶楸”。《三齐记》赞:崂山不其,皆康成讲学之地;文墨涵濡,草木为之秀异。

另一位名人就是曾为秦始皇求长生不老药的徐福,他曾遍寻不其山,寻找药材。徐福在琅琊、不其活动了十余年,不其县东部的不其山,植物资源丰富,特别是药材资源丰富,足堪为徐福等辈提供便利。

       东晋著名高僧法显也曾在不其逗留。法显赴天竺(今印度)取经回国时,欲至广州但遭遇风暴,在茫茫大海中漂流了数日,终至海边,“忽见藜藿依然,知是汉地”,经询问才知是“青州长广郡牢(崂)山南岸”,当时的不其城是长广郡的郡治。笃信佛教的长广郡太守李嶷得知法显求佛经回来后,立即将法显接到不其城内,热情接待和安置。法显在不其县逗留其间,讲经说法,并在登陆处创建石佛寺(即今栲栳岛之潮海院,又名石佛庵、白佛寺),后去青州。在一年的时间里,法显主要进行了《佛国记》的书写,详细记录了途中的游历、山川方位、道路里程、沿途见闻和各国风俗等,都对后世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正是法显的到来,使得佛教在崂山声名大振。

除了徐福外,王仲也东渡,去了朝鲜半岛。王仲是琅琊王氏的后裔,“明天文,好道术”。汉朝诸吕作乱时,齐哀王刘襄谋划发兵,足智多谋的王仲帮助策划起兵讨伐诸吕成功,声名远播。汉文帝三年(公元前177年),济北王刘兴居密谋造反,找王仲商议良策,王仲认为齐哀王是正义之举,刘兴居是大逆不道。为了避祸,王仲带上全家老小偷偷从胶州湾畔的不其港乘船扬帆东去,绕过成山头和芝罘,抵达了朝鲜半岛乐浪郡,在一座山中隐居安家,后裔日后发展成为了颇有影响的“乐浪王氏”家族。王家始终惦念不其家园,八世孙王景终于重返家园,入朝为官,成为治理黄河的功臣。

不其名人中,还有一个家喻户晓的人物:童恢。他是东汉人,在担任不其县令期间,理政有方、方正不阿、一境清平,狱中多年没有一个犯人,外地有两万多户移民前来归化。他为民除害,为人津津乐道的“童恢训虎”的故事,还载入了国史。为了纪念他,不其老百姓择不其东南方宝地建造了童公祠(童真宫),立有衣冠冢……

地铁的开通连接了城阳与西海岸新区,同时也将历史与现在联通起来,下一站,我们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