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城阳区:企业厂址遭违章房占据缘何无人管

2017-03-08 08:13  来源: 今日头条 手机看新闻

小字体大字体

  “我奔波多年想要回有政府批文的企业用地却求助无门,这是我晚年的夙愿,希望青岛城阳区惜福镇有关部门能够为民营企业撑腰。”

  



  辛学宏告诉我们,他原是青岛市华轮包装制品有限公司的法人。1998年辛学宏在青岛李沧区工业园创办了企业,是全国汽车轮胎包装行业领先研发制造者、汽车轮胎包装袋面向全国大中型轮胎厂家,年产值过千万,被李沧区私营企业协会连年评为优秀企业,被李沧区工商联推荐为李沧区三届政协委员。他从原本生意红火的李沧区被“招商”至城阳区惜福镇,投资几百万元建设的厂房竟遭当地东荆村一位原村主任强拆,至今近十年过去了,这处厂房上已经被连片的违章房占据。

  



  “我们公司有青岛市政府的批文,结果我们的厂房被村委强拆了,还在原地建设连片的违章房,我将此情况反映后却没有任何政府部门去管,这是不是很不公平?”

  辛学宏说,每次经过原来的厂房原址都叹息:“惜福镇的这种招商方式实在是让人寒心!”原本的企业生机却因为城阳区惜福镇的一场荒唐的招商闹剧变成了“悲剧”。

  满怀希望被招商到惜福镇开办企业

  辛学宏说,2000年至2001年城阳区惜福镇招商引资时找到了他,希望他能够到惜福镇开办企业,时任惜福镇的镇领导还表示,辛学宏的公司“落户”当地政府给优惠政策。在这种承诺之下,辛学宏很快与惜福镇政府招商部门的人达成了协议。

  



  2002年辛学宏代表公司与惜福镇东荆村(现为东荆社区)签订了《土地租赁合同》,合同约定惜福镇东荆村将位于三官庙地片西南侧的5.7亩土地租赁给公司使用,期限为30年。城阳区政府于2003年1月6日给华轮包装制品有限公司下达了用地批复文件,2003年2月18日华轮包装制品有限公司支付给惜福镇建设委员会人民币十万元,办理该宗土地手续及建筑规划手续。支票上的收据单位是该镇建委和土管所,日期:2003年3月18日,支票号:1186991。

  2003年4月经惜福镇建委和土管所审核、盖章通过后,华轮包装制品有限公司的新厂房由李沧区建筑设计院设计图纸,并于7月份开始投资建设,用时六个多月,建起了厂房、车间、办公楼、仓库及配电室等,并购置相关和生产流水线。2004年5月正式投产,企业发展呈现了良好的势头,辛学宏满怀希望准备放手大干一番事业。

  辛学宏说,2007年3月19日城阳区城管执法局向他们公司依法下达了整改意见,公司上缴了一万元的城管罚款,并及时补办了各种证件。 “当时公司使用的5.7亩土地是经城阳区政府下达用地批文,并由青岛市政府上报,是山东省[2003]第六次的批复,批复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不属违章建筑。”建起三年的厂房遭村委强拆辛学宏反映,就在华轮包装制品有限公司决定着手办理用地的手续时,2007年3月的一天,时任惜福镇东荆村主任的邵盛世自称是惜福镇街道办事处任命的“拆迁办主任”,多次威胁、恐吓,逼企业将厂房拆掉。“我要求对方提供合法的手续时,这伙人不予提供,理由就是没有。邵盛世说,他是受镇长于延涛的委任,负责整个三官庙这一百多亩地上的拆迁工作,还蒙骗我说这次拆迁后如果政府两到三年内不利用这块土地,可以重新申请要回该土地,或者向政府要求从别处安置一块土地作为补偿。最终,邵盛世以强硬的态度要求将建起三年的厂房进行拆除。” 辛学宏心酸地回忆:厂房被强拆后,设备无处存放导致设备严重损坏,工人被遣散,订单因此而违约,遭到客户巨大的经济索赔,本人受到其他业务单位追债逼债,最终导致了企业破产倒闭,本人也大病了一场,险些丢了性命。2013年1月4日至22日,在青岛市华轮包装制品有限公司原地址看到:厂房遭强拆仅留下了大门和变电站,在厂区内盖起了一片低矮临时房,住宿的多是外来务工人员。

  辛学宏说:“当初村委说拆迁我们公司的厂房,城阳区政府准备建设大项目,但是近十年过去了,这片土地盖上了大片违法房,我们公司虽然有青岛市政府的批准使用文件,也多次找到镇政府有关部门反映此问题,但是没有一个牵头部门能为一个企业的生存主持公道,这是我们企业家最寒心的地方。希望能按文件批复让公司继续用地。

  辛学宏说,当初公司所建的厂房有青岛市和城阳区有关部门的批复文件,手续合法,理由充分,符合建设手续。 厂房手续合法 维权却很艰难华轮包装制品有限公司使用的5.7亩土地是经城阳区政府下达用地批文,并由青岛市政府上报,是山东省[2003]第六批次的批复,事实充分,证据确凿。惜福镇街道和东荆村村委为何只拆除我们的企业厂房?其他至今未动,也没有整体开发和利用。为何违章房在原地上存在多年无人过问,竟然连企业的经营性补偿金和搬迁费至今也没有发放到企业,去向不明。 多年来我一直四处奔波,希望能通过政府有关部门的协调,让该宗土地能够按政府的文件批复继续归我公司使用。

  辛学宏说,该片土地现在已经有近十年没有被政府利用,被一片违章房占据。因为时任惜福镇镇长于延涛及原东荆村村委主任邵盛世的行政不作为,这些年给我公司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估算近千万。 辛学宏说,他希望城阳区政府有关部门能够协助他们公司将该宗土地归还华轮包装制品有限公司继续使用,也好让一个企业的倒闭起死回生,让民营企业家走上更好的快速发展之路。多年来我一直四处奔波,希望能通过政府有关部门的协调,让该宗土地能够按政府的文件批复继续归我公司使用。 辛学宏说,该片土地现在已经有近十年没有被政府利用,被一片违章房占据。因为时任惜福镇镇长于延涛及原东荆村村委主任邵盛世的行政不作为,这些年给我公司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估算近千万。 辛学宏说,他希望城阳区政府有关部门能够协助他们公司将该宗土地归还华轮包装制品有限公司继续使用,也好让一个企业的倒闭起死回生,让民营企业家走上更好的快速发展之路。“村霸”称霸一方,横行乡里,一个重要原因是他们“上头有人”。原东荆村村委主任邵盛世正是在时任惜福镇镇长于延涛的怂恿、纵容下,才做出了如此天怒人怨之事。近日,最高检下发意见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对于当下这方面工作面临的困难,最高检反贪总局三局局长孙忠诚在最高检的网络访谈中提及,存在个别基层组织人员为“村霸”充当“保护伞”的行为。孙忠诚称,面对这些情况,要加强检察、纪检监察、公安、社会综治的协作配合力度,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尤其突出打击为其充当“保护伞”的职务犯罪,同时要杜绝

   [编辑: 张勇] 本文地址:http://chengyang.bandao.cn/news.asp?id=2712050

分享到

青岛微博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人人网 QQ好友或群